• <object id="kges6"></object>
  • <input id="kges6"></input>
  • <strong id="kges6"><label id="kges6"></label></strong>
    首页 > 电视周报 > 电视周报 > 正文

    妯娌争鱼塘 合同笔迹成关键

    2019-03-15 09:21:51 

    妯娌争鱼塘 合同笔迹成关键

    弟媳妇以二十年前签订的《鱼塘、土地调解协议》为据将大嫂告上法院,要求大嫂返还争议鱼塘的三分之二,而大嫂以该协议不是其本人所写为由要求笔迹鉴定。经过两次笔迹鉴定,最终五华法院依法判决大嫂将争议鱼塘的三分之二归还弟媳妇管理使用。那么为什么会发生两次笔迹鉴定呢?其中有什么是非曲直?

    一纸协议分鱼塘,二十年后嫂不认

    家住五华县华城镇的吴某与曾某是妯娌关系,吴某的丈夫朱某军是邓某的小儿子,曾某的丈夫朱某怀是邓某的大儿子。朱某军的母亲邓某共生育三个儿子,五个女儿。1975年分家后,邓某及丈夫一直跟随朱某军共同生活。现朱某怀已亡故,朱某军于2005年因车祸去世,邓某于2013年去世。本案争议的位于曾某屋前的鱼塘是在1981年左右挖成。1997年1月,在村民的主持调解下,朱某军与大嫂曾某签订了《鱼塘、土地调解协议》,协议约定该鱼塘以大门外右边三分之二份额归母亲邓某所有,大门以外左边三分之?#36824;?#26366;某所?#23567;?/p>

    签订协议后,由于朱某军与吴某一家外出谋生,鱼塘便一直由曾某管理使用。2013年,吴某曾要求曾某归还鱼塘,但曾某不肯。2016年10月,吴某雇请他人载泥填塘,将鱼塘靠近路边座向右角用黄泥填平。后经多次投诉无果,吴某将大嫂曾某告上法院,要求大嫂归还鱼塘的三分之二。

    两次笔迹鉴定的背后

    曾某辩称,争议鱼塘是其与其丈夫于1981年左右所挖,且该鱼塘一直用于养鱼,所以权属应为其所有,同时《鱼塘、土地调解协议?#20998;?#30340;“曾某”并非其本人所写,要求对笔迹进行鉴定。此外,如按协议所言,鱼塘三分之二的份额为邓某所有,但邓某没有遗嘱,所以邓某的份额应有邓某的继承人共同所?#23567;?/p>

    五华法院依法委托广东A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由于曾某未能提供以前的书写签名材料,所以送检的样本为曾某当庭书写的十个姓名及抄写的一?#20301;啊?#35813;鉴定中心通过鉴定,倾向认为协议不是曾某所写。吴某对鉴定结论不服,理由是送检的材料与送检字样书写相距二十多年,时间跨度长,字体变化大,同时该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是倾向不是曾某所写,说明该鉴定意见没有充分肯定,?#26159;?#27714;提供较相近年份书写的材料再次进行鉴定。

    考虑到《鱼塘、土地调解协议》与送检样本材料相隔二十年,难免变化大,法院同意再次进行鉴定。吴某提供了村生产队保存的2007年《承包山林山塘合同延期合同》的公证书,同时申请法院调取2015年土地确权调查摸底表及1991年曾某与银行发生借贷关系的记?#36857;?#19977;份材料上均签有曾某的名字。于是法院再次将第一次的送检材料加上有曾某签名字迹的《承包山林山塘合同延期合同》的公证书作样本,提交广东B鉴定机构鉴定。经广东B鉴定机构鉴定,认为检材1997年《鱼塘、土地调解协议》落款媳妇签名处“曾某”签名字迹与曾某签名样本字迹是同一人书写。

    签名真实,合同有效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的焦点为《鱼塘、土地调解协议》是否有效。《鱼塘、土地调解协议》是否有效,首先考虑的是协议上曾某签名是否其本人所签。法院曾两次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第一次广东A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为“倾向认为不是曾某所写”,第二次广东B司法鉴定所鉴定的鉴定结果为:“检材1997年《鱼塘、土地调解协议》落款媳妇签名处“曾某”签名字迹与曾某签名样本字迹是同一人书写。”两个鉴定机构有不同的鉴定结果,但二次鉴定的送检样本并非完全相同,第一次广东A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是倾向认为,并非真正确信,而第二次广东B司法鉴定所的送检样本除了有第一次的送检样本外,还增加了更相近年份的签名样本,因此鉴定结论应更为真实可信。故法院采信第二份广东B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论,《鱼塘、土地调解协议》上曾某签名是其本人所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36820;?#20116;十一条规定:“因土地承包经营发生纠纷的,双方?#31508;?#20154;可以通过协商解决,也可以请求村民委员会、乡(镇)人民政府等调解解决。”既然协议书是曾某和吴某丈夫朱某军通过协商自愿所签,那么《鱼塘、土地调解协议》是真实有效的。

    此外,针对曾某提出的鱼塘三分之二份额应由邓某继承人共同所有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26041;?#20892;村土地承包区分为两类,即家庭承包和其他方式的承包,其中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农户,以户为单位进行承包,土地承包经营权本身不属于继承财产。本案中,邓某家在未分家时,大家为同一户。后来朱某军三兄弟分家,朱某军的父母跟随朱某军一起生活,视为同一家庭承包户,而曾某与其丈夫则为另一家庭承包户。双方内部两户之间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划分后,邓某承包的份额也即就是朱某军承包的份额。因此曾某称邓某的份额应由邓某的继承人共同所有,法院不予支持。综上,法院依法判决曾某将争议鱼塘的三分之二归还给吴某管理使用。

    (徐冰琪)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21028;?/h3>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

    两码中特提前公开验证
  • <object id="kges6"></object>
  • <input id="kges6"></input>
  • <strong id="kges6"><label id="kges6"></label></strong>
  • <object id="kges6"></object>
  • <input id="kges6"></input>
  • <strong id="kges6"><label id="kges6"></label></strong>
    七星彩手机版杀号软件 免费平码网站 福建22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休彩排列5历史开奖结果 模拟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 中国体育彩票标志图 广东26选5最后一期开奖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排列三走势图综合办360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前三 北京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老11选5图表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号码 天津快乐10分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