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bject id="kges6"></object>
  • <input id="kges6"></input>
  • <strong id="kges6"><label id="kges6"></label></strong>
    首页 > 电视周报 > 电视周报 > 正文

    母亲的印章

    2019-03-15 09:25:28 

    母亲的印章

    母亲离去一年多,在世上只留下一枚细小的木质印章,其它用品衣物都化为一缕清香随她而去。当我独坐窗前,形单影只时,母亲的身影便萦绕在眼前,思母之情如潮奔涌。

    母亲是个文盲,大字不识一个,要印章有什么用呢?小小印章已经有些年头。那是在公社化时,作为生产队社员的户主,其时父亲是地方国营平远县上丰煤矿吃商品粮的国家工人。户主非母亲莫属,是户主就要有私章。母亲也就是在此时,在集市上刻个长2.7厘米、正方底端1厘米、末端0.8厘?#23383;?#26377;姓名三字的木头印章,聪明的师傅在末端刻个“上”字,便于使用。

    母亲的印章主要用于领取国家供应给社员的布匹、食糖、肥皂、煤油、火柴等生活票证和“返销粮”的依据,社员个人上调给国家的“猪肉”“三鸟”也少不了它;最主要的用途是生产队分配劳动日值、稻?#21462;?#30058;薯、木薯、豆类等粮食以及猪、牛肉和塘鱼?#21462;?#21035;说不认字,就是认字,也要左手拿物、右手盖章这是公社、大队的规定,显得郑重庄严。就这样,母亲领着儿女,获得国家和队里分配的食物与必需品,从一定历史时空?#27492;擔?#27597;亲的印章在我家发展史上功不可没。记得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生产队早造的谷种60斤寄放在我家保管,因为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保管谷种的社员必须是队里的“红人”,且家庭中具有装谷的“大水缸”。工人家属靠?#31859;。?#27597;亲就是在这个背景下接受的。待年终结算时,分配的口粮总额不对啊,“有‘章’可循、怎么会不对” ,会计说。就这样,一家人带着责怨越冬过年,在父亲单位支一点、左邻右舍借一点、番薯片凑一点中翻过日历。待到来年社员登门取谷浸种之时,母亲才恍然大悟,洞开口粮总额不对的迷雾。这是母亲印章带来的唯一是非。

    “母亲印章”少说也有60多个年头,1980年以前没有户主印章举步难行,?#27597;?#24320;放以后才慢慢退出家庭生活舞台,淡出了家庭的视线。在清理母亲遗物之时,唯有这枚印章,我留了下来,检拾那个年代的东西装在心?#23567;?/p>

    (陈胜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热播视频排行

    48小时
    本周
    本月

    关注“无线梅州”

    扫描二维码下载”无线梅州”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无线梅州”微信号

    两码中特提前公开验证
  • <object id="kges6"></object>
  • <input id="kges6"></input>
  • <strong id="kges6"><label id="kges6"></label></strong>
  • <object id="kges6"></object>
  • <input id="kges6"></input>
  • <strong id="kges6"><label id="kges6"></label></strong>
    北京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真人游戏上下分提现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下载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50期 百家乐线上代理网站 网上广西快乐10分网址 80年代电子游戏 河南22选5开奖信息 香港赛马会六合彩开奖结果 6场半全场开奖历史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 2019亚冠出线规则 竞彩篮球大小分玩法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视频 网球比分网